• <button id="bppgh"></button>
    <th id="bppgh"></th>

    <tbody id="bppgh"></tbody>
      <button id="bppgh"><acronym id="bppgh"></acronym></button>
        <button id="bppgh"></button>

        1. <dd id="bppgh"></dd>
        2. <button id="bppgh"><acronym id="bppgh"></acronym></button>
        3. 歡迎訪問北京市租賃行業協會! 2023-02-03 Friday

          登錄 注冊 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 搜索

          您當前所在的位置為   首頁  /  培訓信息

          大連星海灣債務危機一觸即發 國開行、廈門信托等20億融資或“踩雷”

          大連國資體系下的城投公司大連星海灣金融商務區投資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簡稱“大連星海灣”)目前正處在債務違約的邊緣,國開行、廈門信托等多家金融機構被其拖累。

          作者丨惠凱

          作為大連圣亞曾經的實控人,大連星海灣不僅在上市公司控股權爭斗中失利,且自己目前還面臨嚴峻的債務危機,此前展期的債務面臨即將到期償還壓力。在此次危機中,廈門信托等數十家機構深陷其中,涉及金額在幾千萬元到近20億元不等。

          《紅周刊》記者獲悉,當地政府提出了兩條思路:整合城投平臺、出讓土地以解燃眉之急,但受訪對象透露,由于溝通成本太高、程序繁瑣,化解進展都慢于預期。

          此外,大連星海灣旗下的上市公司——大連圣亞在近期也爆發了控股權爭奪戰,磐京股權基金持續增持,并在股東大會上成功提名多位董事,而大連星海灣則因資金緊張而喪失了對上市公司的實控權。目前,其所持上市公司股權已被反復凍結。

          大連星海灣債務危機一觸即發

          近幾年,國內民企尤其是東北民企負債累累,以至破產的情況并不鮮見,如今這一風險正在向國企、乃至銀行和城投平臺蔓延?!都t周刊》記者獲悉,大連國資委旗下的大連星海灣金融商務區投資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目前負債累累,已處在“爆雷”邊緣。

          天眼查APP顯示,大連星海灣是大連市星海灣開發建設集團有限公司的孫公司,后者是大連市國資委的全資子公司。大連星海灣的主要業務是大連市星海廣場、大連市體育中心以及濱海大道的建設及周邊土地整理等。大連星海灣的資金來源于土地整理完政府收儲賣地之后支付的土地整理款。對于大連星海灣公司,大公國際曾給予AA級評級。Wind數據顯示,大連星海灣先后發行過7只債券,目前僅16星海灣在存續期內,很快就要進入回售期。16星海灣為私募債,其計劃發行量為15億,票面利率6%。

          一家機構債權人代表崔女士向《紅周刊》記者透露,大連星海灣2015年發行的3年期私募債本應于2018年底到期,但因無法準時兌付,持有人同意展期半年,最終依靠財政協調 大連市其他國企支持,在展期后完成兌付,“剩余的其他債權,包括銀行貸款、信托、融資租賃等非標融資,有一些處于無法兌付的狀態,部分信托和融資租賃的債務逾期時間已超過一年。”而且為償還到期債務,大連星海灣公司曾高息融資,其從銀行、非標的融資成本在10%左右,甚至更高。

          《紅周刊》記者發現,大連星海灣曾就財報數據的真實性問題曾被監管部門處罰過。公開信息顯示,2015年11月,證監會大連監管局對大連星海灣下發了《警示函》,提出其在債券發行過程中存在問題需立即采取整改,“截至2014年底,公司對最大債務人(大連勝利路拓寬改造工程建設有限公司)的應收賬款為56億元,勝利路拓寬改造公司為發行人母公司的全資子公司,應視為關聯方且作披露。”

          其實,不僅僅只有大連星海灣,大連市其他的一些融資平臺的債務壓力也是岌岌可危,尤其是今年4月,瓦房店沿海項目開發有限公司公告稱17瓦房02的持有人將以1:1的方式認購公司新發債券20瓦房02,此事在業內激起了“置換是否屬于違約”的巨大爭議,一度動搖了機構的“城投信仰”。

          國開行、廈門信托等數十家機構深陷其中

          “我們在2018年就注意到大連星海灣的償債壓力比較大,2019年時也了解到,其發行的私募債按期兌付已很吃力。”某機構債權人代表陳先生透露,最終雙方達成妥協延期半年,由大連財政局協調讓大連的另一家國企單位撥出一筆資金,兌付了大連星海灣發行的債券,避免了公開違約。至此,其發行的債券基本都兌付完畢,剩余的都是銀行、非標融資,且規模很大。

          崔女士告知《紅周刊》記者,“到2019年底時,大連星海灣向我們兌付了融資項目的利息,但提出希望將本金展期。”進入2020年,大連星海灣甚至兌付利息都已經勉為其難,“據我們了解,6月份時,星海灣只兌付了銀行融資的利息,但資金來源為機構的信托和融資租賃公司不在兌付之列。預計到2020年底,銀行利息能否到賬還不好說。”陳先生解釋稱,“如果到年底,財政部門協調不順利或因其他原因導致利息不能兌付,則包括銀行在內的金融機構大概率不會同意展期。”

          《紅周刊》記者獲悉,2020年上半年,大連市國資委召集債權人商討對策,呼吁各金融機構對大連星海灣給予展期支持,但部分金融機構不同意,尤其是部分信托公司的資金來源是自然人客戶。截至2019年底,除廈門信托外,另有安信信托、長安信托等信托公司,國開行大連分行……地方性銀行如大連銀行等銀行,以及多家融資租賃公司向大連星海灣提供了融資,債權金額從幾千萬元到近20億元不等。

          就具體金額而言,綜合《紅周刊》記者采訪以及輾轉獲得的大連星海灣2019年報數據,截至去年底,某商業銀行沈陽分行向大連星海灣放貸20多億元,且成本較高,這些貸款在2020年5~9月底到期。另外,安信信托也向大連星海灣提供融資17億元。經記者多方了解,這是一只通道類型的產品,安信信托并不承擔主動管理責任。目前安信信托正面臨退市危機、兌付壓力、引進戰投等諸多問題的困擾。

          百瑞信托在2018年2年發行了“百瑞富誠365號集合資金信托計劃”,擬募資兩億元用于向大連星海灣發放貸款。百瑞富誠365號其分多期發行,最后一期在2018年4月底加入信托計劃,百瑞信托官網在今年10月仍發布了季度管理報告。百瑞信托員工王先生則回復記者稱,自然人客戶已全部兌付。

          公開信息還顯示,平安國際租賃有限公司、中航國際租賃、武漢光谷融資租賃、中民國際融資租賃、上海電氣融資租賃、遠東宏信(天津)融資租賃有限公司等機構均因借款糾紛起訴了大連星海灣。

          在法律訴訟中,廈門信托起訴大連星海灣一案已獲法院支持。據大連市中院判決書,大連星海灣及大連市星海實業發展有限公司作為被執行人,執行標的為2億元,但可供執行的財產僅25萬元,此外未發現其他可供執行財產。值得注意的是,廈門信托在近幾年也是頻頻踩雷,涉及了印紀傳媒(已退市)實控人肖文革的股票質押業務、貴人鳥、宏圖高科等爆雷事件。

          陳先生坦言,眼見廈門信托起訴成功但索賠無望,其他原先有意采取法律手段的債權人就會顯得很尷尬,未免有投鼠忌器之感。

          急盼政府出手,兩條思路化解危機

          《紅周刊》記者了解到,大連星海灣負債如此之重,有三方面原因:

          歷史原因:大連星海灣承擔了一部分政府的隱形債務,“比如像大連體育中心的建設顯然是政府主導,短期內很難盈利。但也體現在大連星海灣的歷史債務上。”

          大連星海灣2019年財報顯示,截至2019年底,公司前3大其他應收款的欠款方為:大連體育中心開發建設投資有限公司、大連勝利路拓寬改造工程建設有限公司、丹東國門灣會展城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其中,僅大連體育中心開發公司的往來款就達107億元,占其他應收款總額的64%。

          融資端:前兩年,相關部門在全國內大范圍摸排和梳理政府隱性債務,如果是企業替政府承擔的隱性債務,只要符合一定標準就能進行債務置換,“但遺憾的是,大連星海灣承擔的隱性債務并沒有全部列入債務置換的名單中,留了一條尾巴。”

          經營端:大連星海灣的主業是承擔大連基礎設施建設,以及項目附近土地的拆遷/整理,產生業務支出;政府將完成整理的土地掛牌出售,賣地收入中,按照拆遷整理的成本加一定的利潤率返還給大連星海灣。“賣地收入就是大連星海灣的主要收入來源。而且賣地收入還不是直接返給星海灣,中間還需經過財政局。”但受地產調控等政策等的影響,項目拆遷進度有所下降,回款速度就會下降。

          “2018年,大連星海灣的資金壓力開始顯現,金融機構在后續是否支持其融資一事上有些猶豫。”陳先生補充說,大連星海灣在2019年時曾考慮過續發債券,且大連建投提供擔保,但因買方不再認可,其債券未成功發行。

          目前已有債權人采取了法律手段,但效果不佳,那么大連星海灣債務問題是否有其他的解決途徑?陳先生透露,大連星海灣目前已形成債務化解草案,大致有兩條思路:

          (1)城投公司普遍有較大的債務壓力。基于此,地方政府有意將包括大連星海灣在內的大連4-5家城投平臺整合成1家新公司,以改善財務數據,并以新平臺的形象獲得AAA評級、繼續融資,存量債務也得以解決。

          不過陳先生對此態度謹慎:由于涉及多個城投公司,跨財政局、國資委、稅務等多個政府部門,溝通成本高、程序繁雜,實際進展不及預期。

          (2)大連星海灣希望把目前待整理的一塊掛牌、轉賣。“這個方法不能解決根本問題,但能解決眼前的困難,至少可以覆蓋債務利息。”但從今年4月以來,掛地進展不明顯。之所以如此,“前置程序沒走完:譬如掛地的審批程序需要國土資源廳批準,獲批后還需公告、掛牌等,估計可能到2021年初才能完全變現。”

          陳先生表示,無論哪一條方案,都必須有地方政府的首肯和支持。“債務繼續展期,我們也可以考慮,但是也希望當地政府能對大連星海灣給予財務支持,而非無限期的拖延下去。”

          對于此事,大連星海灣的融資負責人楊先生在電話中向記者表示,“暫不方便接受采訪,以公告為準”。

          大連圣亞控股權旁落

          所持股權被反復凍結

          雪上加霜的是,在大連圣亞控股權爭奪中,大連星海灣也失利了。

          大連圣亞曾是大連星海灣旗下旅游業務的主要板塊,控制了圣亞海洋世界、圣亞極地世界、哈爾濱極地館等多個國家級優質旅游景區。2019年7月,磐京股權投資基金管理(上海)有限公司舉牌大連圣亞,并持續增持。至今年7月,磐京基金一致行動人持有大連圣亞的股權比例已逼近大連星海灣24%的持股份額,股東爭奪戰正式爆發。雙方通過股東大會、推舉和罷免董事等手段博弈,到9月初時甚至爆發了肢體沖突。對此,上交所、大連證監局也發函要求大連圣亞立即整改。

          為何大連圣亞股東更迭會如此激烈?有知情人士直言,“大連星海灣既想保住上市公司,可又資金緊張沒有實力增持股份”,只能出此下策。最終,磐京基金推舉的董事和高管人選成功當選,大連星海灣落敗。這一結果意味著,大連星海灣已失去通過上市公司募資的機會。此外,大連星海灣持有的大連圣亞股份還被反復凍結了。最新公告顯示,11月初,因金融借款合同糾紛,在上海電氣融資租賃有限公司的申請下,上海金融法院凍結了大連星海灣持有的全部股份。

          《紅周刊》記者在采訪中還獲悉,大連金融界還有一個更大的“雷”正在醞釀。作為遼寧惟一一家信托公司,此前一直低調的華信信托今年9月底以來接連發布了20多只信托計劃的延期兌付公告。

          11月10日,華信信托官網發布了《關于近期情況的說明》,否認存在“大股東占款或資金被挪用情況”,只是“受部分融資企業賴賬、新冠疫情持續等因素的影響”,融資方未能償付,而融資方的抵質押物就主要分布在大連等4座城市。《說明》還透露,公司正在招募戰略投資者,以充實注冊資本。

          值得注意的是,工商信息還顯示,華信信托是大通證券的大股東,持股28%。大通證券作為大連本土券商,又和大連當地城投公司有著密切的合作——大連星海灣多只債券的主承銷商就是大通證券。一般而言,本地金融機構和當地的大企業、城投公司普遍存在較多的合作機會,但奇怪的是,據《紅周刊》記者了解,大連星海灣的債權人中卻似乎沒有華信信托,其中緣由有些耐人尋味。

          部分會員單位:
          相關鏈接:

          咨詢電話:010-87289242 地址:北京朝陽區北花園街甲1號院

          郵箱:zulinvip@163.com

          Copyright ©2010 版權所有:北京中經皓宇管理咨詢有限公司 京ICP備2021011604號-1

          欧美色图国产精品

        4. <button id="bppgh"></button>
          <th id="bppgh"></th>

          <tbody id="bppgh"></tbody>
            <button id="bppgh"><acronym id="bppgh"></acronym></button>
              <button id="bppgh"></button>

              1. <dd id="bppgh"></dd>
              2. <button id="bppgh"><acronym id="bppgh"></acronym></button>